会员登录  |  免费注册  |  中文  |  ENGLISH
Member of BYICAA Artists / International Artist 会员艺术家/ 国际艺术家

       

读美国摄影家毕龙先生镜头下的长城

                                         

梅影落研轩编辑

 

     

    无论是在中国人眼里,还是在西方人眼里,长城都是一个神奇的地方,他就像一部神话真实的存在着。美国摄影家毕龙先生以西方人的视角描绘出了一幅幅不一样的长城风情图。


毕龙先生在青少年时代就对摄影感兴趣,大学读的确是化学,后来又学医,当过医生,他还是一名爵士吉它手。作为一名爵士吉它手的音乐生涯和现在的摄影生涯,则是他追求内藏于自然界的纯美的结果。他所以沉迷于这两个极端,是因为他想弄懂我们所生存的这个世界的真谛。《中国摄影》杂志记者李少白曾与毕龙先生有过精彩的对话:李少白:您不远万里第一次来到中国,来到长城,可是我注意到,您在拍摄长城的时候,您不是把极有限的时间用来拍摄长城的宏大场面,而是花费在拍摄敌楼的内景方面。毕龙:长城的宏大场面,我确实是喜欢的,而且也拍摄了一些大的外景。但是,我更喜欢存在于内景和细节中的那种亲近关系。我看到过许多长城的照片,但没有一张是反映内景的。当我在敌楼中拍摄时,我确实能感到一种力量的存在,正是这种力量在久远的过去造就了长城。


    李少白:您拍那么多的黑白照片,而不是彩色?

    毕龙:我拍过彩色照片,现在仍然拍。我之所以更喜欢拍黑白,是因为我喜欢黑白照片对形式感的诉求。我想这也许是个人的习好而已。每当我看到由一位新的彩色摄影师拍摄的彩色照片,它让我喜欢,我也因此会兴致勃勃地去拍一些彩色照片。然而,相比彩绘,我更喜欢素描;相比大乐队,我更喜欢爵士小乐队;相比交响乐,我更喜欢弦乐四重奏。我更喜欢黑白摄影,因为黑白照片让我看上去更为纯净。


    李少白:在您的作品中,您是倾向于表达自我还是被别人理解?
    毕龙:我不知道。我喜欢摆弄这些“玩具”。我喜欢旅游,尤其喜欢遇到不同的人,在中国,我遇到了一些非常特别的人。这是一个“为什么”的问题。“怎样”的问题难回答,“如何”的问题更难回答,但最难回答的是“为什么”的问题。比如说,为什么一个伟大的摄影家伟大?难于回答,但有些答案已包含在问题中。提问者恰恰是回答者。但是为什么伟大艺术可以变得伟大?为什么在某一特定环境会让你感到悲伤或高兴?为什么某一种光线、一种特殊的物体布局会出现?我回答不上来这些问题,因为我不太确定什么样的回答才算是好的答案。  


    其实,毕龙先生经历的四个学习阶段真正的表达一个艺术家的行为真谛:首先是无意识无能力——不知道该做什么,也不知道该怎样做;其次是有意识无能力——知道想做什么,但不知道该怎样做;再就是有意识且有能力——知道什么是想要做的并且坚信只要集中精力就能做;最后是无意识的能力——不去思考做什么或怎么做。


    的的确确,正如毕龙先生说的:当一个音乐家达到一定水平时,他不会思考他所弹的乐谱而是思考音乐里的情绪;外科医生不会思考具体的某个环节而是思考整体的操作; 艺术家不会介意某处颜料的脏污而是关注最终的作品。 但这些仅限于人们可以完全忽略的细节。所以我尽量做到不用思考地工作,我的朋友说这应该不太难xiao huar(我的朋友在开玩笑)。

发布日期:2014/5/14  本文被浏览了2075次

bt365手机版_bt365有手机app_bt365手机版公众微信

BYICAA Public Wechat


                                                                   

详细 more》



                                                                   

详细 more》



合作机构
首页  |  关于我们  |  活动项目  |  新闻中心  |  加入我们  |  常见问题  |  捐赠  |  联系我们  |  论坛


       Beijing Youth International Culture and Arts Association       
Address:  1-3 Fuhao village Industrial Park,Tongzhou District, Beijing, China 
bt365手机版_bt365有手机app_bt365手机版

地址:北京市通州区富豪工业区1-3

Tel:  86-010-5718-7179  Email:  office@byicaa.com